朝鲜谴责外交文件遭抢:美国是无法无天的流氓国家


  唐业业低头“认真”的玩起手机来,“不要看到我,不要看到我。”她心里这么想着。

  唐业业这下才打开了自己的语言能力:“你才知道尴尬啊,关键是我没有跟他交往呀!而且。昨天我好像有点醉了,你也知道的,我有时候是个污婆嘛……”

  “所以是你袭击了李炫安?”朴香问。

  唐业业承认道:“嗯!但是我真的是喝醉了,现在想想也不确定当时发生了什么。”

  她觉得自己占了李炫安便宜的想法依旧根深蒂固着,所以原本是她被别人吃干抹净的画面,硬是被她描述成了好像是自己强攻了李炫安一样。

  “有吗?”

  钱小奈递给她一个黑色的袋子,才继续说道:“刚刚组长打电话给我了,说是打不通你的电话,听起来急得要死。”

  唐业业急忙问:“那他还不知道我们在哪里吧?”

  见李炫安一时没有回答,唐业业又只好说下去:“小分队啊!”

  到了录音室,南赫正在里面录自己的部分,而这边的姜霖一看到李炫安就换上了开心的笑容,说实话他因为突然又要跟队长独处,还是觉得很不自在的。

  “哥你来看我们?”

  姜霖问,他的声音是有些绵绵的,大概也是因为累了。

  李炫安微微挑眉,小动作的撇了撇嘴,说:“说到这种你好像就最激动了。”

  她试图再次伸手,李炫安就干脆抓住她的手臂不让她动弹了。

  台上的朴逸看到了这一幕,原本的气氛也没了,他只好定了定神,对着麦克说道:


  “看我就好了啊!”

  李炫安一边说着,一边还把另一只手放在唐业业的后脑勺上,依旧是无聊的把玩着她的长发……

  随便点了一部进去看,标准偶像剧题材,王子与灰姑娘的故事。唐业业沉睡的少女心也能基本带入剧情,她觉得有点意思,至于演技什么的她可不懂,只知道李炫安确实是溢出屏幕的大写的帅。

  朴逸没想到唐业业若无其事的在车上看起电视来了,就扭头看了她一眼,问:“看什么呢?”

  唐业业回答的话到了嘴边又吞了回去,只说了句:“你看前面专心开车。”

  朴逸听了反而故意不停变道,想要引起唐业业的注意。他本以为唐业业说要来澜海滩是想跟他一起看海什么的,也算是约会了,可现在对方却懒得抬头看他一眼,他能不尴尬吗?

  唐业业却说:“去看看吧?”

  “你想去?”朴香问,接着又看了看站在唐业业身边的李炫安,从他摘下帽子那时起,朴香就已经确定他的身份了。

  只不过,他是认真的在跟唐业业交往吗?朴香保持怀疑。

  “嗯。”唐业业点点头,“多少有点在意啊,朴逸还说是最后一次演出……”

  然后视线又前后左右的瞄了瞄,接着凑近李炫安,附耳问他:“那如果南赫真的是很喜欢姜霖,你会怎么做?”

  她实在是太好奇了,但又觉得不好被别人听到,所以才与李炫安耳语的。

  “那你去站那边,这里是赫迷们的位置。”那女生说。

  虽然难过也是真的,可她就是哭不出来,没办法,只能雷声大雨点小了。

  还没弄清楚状况的唐业业哪里听得进去,此时只是生气的问道:“还不放手吗?”

  期间刘贤拍了几场,但都是一些个人镜,唐业业的直觉不可能只有这些清水镜头。

  “好的,我明白了!”

  并不是她使了什么半空杂耍之类的,而是有人三两步跑过来从侧面揽住了她的肩,才避免了尴尬事故的发生。

  “你是同时在与两人交往吗?”

  小娜一边走还一边说着:“云霓姐已经跟我打过招呼了,你可以在摄影棚里拍摄,不过注意不能被Mr.肖发现,他脾气有点怪怪的,你懂的。如果你想要采访的话,我得看一下结束后能不能抽出点时间。哦,对了!你还不认识我吧?我是姜霖的经纪人,你可以叫我娜娜或者小娜。”

  “有点意外呢……”唐业业说,见小娜听完后疑惑的样子,又继续道:“你这么年轻就做经纪人了,感觉挺厉害的。”

  唐业业看着朴香旁若无人的发出嘿嘿嘿的笑声,推了推她问道。

  “有外景,我要去追现场。”

  “我也去我也去!”

  看见大家各走各的,唐业业忙眼疾手快的拉住一个抱着“南❤姜”牌子的女学生,问:“你是南姜的CP粉?”

  女学生点头,唐业业又问:“我也一样,以后的应援可以一起吗?”

  她有些担忧的摆摆手,说:“算了算了,我开玩笑的,这样说得我好像是那些职业狗仔一样。”

  停顿的空挡里,人群中一片呼声,有尖叫,貌似还有惨叫……

  朴逸看着唐业业,可是唐业业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她的反射弧还停留在朴香的身上。

  唐业业想着要怎么试着聊到南赫姜霖的话题,所以反应慢了半拍,没有立即接话。

  唐业业只好又想想,“那去看落樱少女?”

  “不去。”

  唐业业偷偷的丢给他一双白眼,撇嘴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然后她灵光一闪,总觉得有个好去处。

  “那……你想不想去看一下我喜欢的乐队?”

  “是啊。”朴香说,“在录影棚呢,待会儿要关机了。”

  唐业业瞄了一眼若无其事的朴逸,心想还是算了,于是对朴香说道:“那好吧,我晚点再打给你。”

  她不禁想,该不会李炫安对自己做的一切也都是演戏吧?

  一定是因为自己没有表现出对李炫安的喜欢,而是狂热的在追R.E.,所以李炫安才对自己使用这种手段,目的就是想让自己成为他的死忠粉?

  唐业业的脑洞越开越大。

  但是如果要凭这样去吸收粉丝,那李炫安应该不可能达到今天这样的位置吧?

  唐业业这时笑笑,说:“我不是的,我想你应该是弄错了。”

  小桃这下有些不好意思了,忙说道:“这样啊,那应该是我认错人了。”

  另一边的唐业业和李炫安被孟悦敏领到了看台正下方的一个绝佳的观看位置,本来那里已经有人占好座位了的,但是孟悦敏跟她们说了些什么,她们很快就往边上让了让。

  而边上的人看到是孟悦敏过来,也没有抱怨什么,自觉的又往外让去。

  看来孟悦敏在她们心中还是有些影响力的。

  这里就没有什么座位了,本来这种演出就是很情绪高涨的,一般都是站着。

  提前占位的人会自己带张小凳子过来,而唐业业就完全没想到这一点了。

  她跟着郑云霓进场的时候还张望了一下,可是太多的闪光灯让她不得不低下头,她有点镜头恐惧症,再直视久些估计都要晕眩了。

  偏偏这时一直都好好的掌控住的高跟鞋开始不听话了,“要扭”,她心想。

  接着她一手把裙摆往下扯,一手想要扶住走在前面的郑云霓,可是这位姐从来都是走路带风的,更何况,还从来不看身后。

 一 :不得了的初次见面

  以前跟他们关系好都是因为,死党教唆的,“想要攻略一个人,就要先攻略他的朋友圈。”

  李炫安没想到唐业业居然“嫌弃”自己,当下就立刻放了手,还做出一个摊手的动作。


  朴香:“朴逸呢?”

  唐业业:“嗯……也在。”


  “我……”

  唐业业一时语塞,朴香便插话道:“不过,就是被全网直播了BOBO过程,有点尴尬……”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